當時間超過30天的時候,我就不再計算日日的消逝,只是心裡明白自己一天好過一天。

而記憶又是怎麼樣的一回事呢?曾經的回憶和言語不再常態性的湧上心頭,我想我逐漸開始放棄、遺忘,把那些未完成拋諸腦後。

而在將近一個月的蟄伏之中,我讀著小說、勵志書籍,點過一個又一個的網站來療癒自己、抵抗寂寞。某個標準下,我想我做得還不錯。最近讀到的一個網頁,教導著「堅強的途徑」,默默地發現自己已經走在堅強的路途上。有親朋好友的支持、書本興趣的相伴,還有不算太悲觀的個性,一切的一切都帶領著我步步離開傷心的境地。多幸運啊我自己!記憶終究放過了我,而遺忘就是最好的良藥,再回首已無言語。無語就好,它代表我再也沒有情緒波瀾,沒有執著吐露的慾望,沒有非得逼自己相視的必要了。這一切,最後就是「我忘了」。

創作者介紹

艷陽下的香蕉草原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