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唸來是蠻無聊的,尤其跟元曲史實在太不熟了,哪有一個時代的作者會什麼都不詳到這種地步,大部分的人只剩下一個名字完全可信,更多的是連名字都沒留下給人。要是李白沒有那些五四三的故事,他的詩我可能會少記好幾首,更別提蘇東坡之類的名士留下多少軼事了。很多元曲作家的生平,都是靠一本名叫「錄鬼簿」的怪書給多少紀錄一點下來,這本書的作者是一個據說醜到不行的傢伙,叫鍾嗣成,自己長的醜就算了,偏又覺得元曲作家們個個窮途潦倒到跟鬼差不多,他這個鬼王就當仁不讓的要為大鬼小鬼們留下個名號,於是寫成錄鬼簿,順便評評各家曲作。

其實元這個時代,是對文人很殘酷的,天下人民的排名是八娼九儒十丐,讀書人被叫做臭老九,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,有如廢柴。不過,我以為酸儒有時是應該要被刺激一下的,免得高高在上太久,一點都不知人間疾苦,還很自以為是。

好了,回來,繼續說這些作家們的故事。元代因為根本就看不起漢人,所以漢人是別想當官的,那要做什麼好呢?就來做些文人會做的事吧,混跡酒樓、歌坊、戲院之類的鬼地方。人生在世不稱意啊!這天地之大這麼多讀書人要向哪裡去呢?空有一腔熱血、滿腹經論又有誰懂得?那就喝酒吧!失意,喝!沒有得意時,喝!隱居郊野的,喝!總之是喝到茫酥酥、淅漓漓,圖個人生得意須盡歡。這種情調下的作品自然一反盛世的輝煌燦爛,而是充滿民間生氣,一句色彩繽紛的「青山綠水,白草紅葉黃花」說得是天地景色、是鄉野情趣,也許顯得小氣,卻另有一種細微的美感。「傲煞人間萬戶侯,不識字煙波釣叟」這樣的並比,也頗有自得其樂的生趣,又有一番境界。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