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頭髮是星期五燙的,但是我覺得還沒自己洗過、整理過之前,說好看都是騙人的,所以忍到今天洗完、整理完再來寫。會去燙頭髮實在是臨時起意,我之前的一頭亂髮已經被家人、朋友嫌到不行,而且也確實大半年沒整理。本來想按照老樣子到百元理髮店解決,但是我媽又放話不准我再去隨便剪剪,所以最後是跑到附近一間連鎖美容院去剪。最初是想單純洗加剪就好,可是在快要吹乾的時候,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突然覺得好不滿意,一點賞心悅目的感覺都沒有,才下定決心接受設計師的建議。一問之下,原來過完年剪頭髮的價錢已經漲了,可是這個月染燙的部分剛好有折扣,所以燙我那算是長髮的長度,竟然只要比洗加剪多個幾百塊。燙完之後很不習慣,但後來想想這個髮型很多年前我就燙過,和身分證上的照片很相近,那還有什麼好不習慣的呢?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     元宵的湯到底喝不喝呢?無責任民調顯示,北部的民眾似乎多不喝煮元宵的湯,而中南部的捧油會在湯裡面加糖然後一起吃掉。北部俗的我今天嘗試把元宵加到糖水裡,吃起來真是甜蜜蜜到天邊去了,或許糖少一點或加點桂花會很不錯。總之,元宵吃得很滿足,還有剩一些明天繼續吃。

Ps.在碧潭的元宵晚會看到謝金燕,我竟然興奮的跑去找她握手,她本人好漂亮、腿又直又細又長,整個就是正妹啊!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如果我可以在你面前暴露最幼稚、不想見人的一面,那我應該是信任你了吧!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 上午時分不知招了什麼邪,無線網路當機,可是我急著加退選課,所以抱著筆電準備跑到樓上的伺服器旁。走在樓梯上,腳就這麼滑了──為了護住筆電,我只能勉勉強強撐住身體,左腳大拇指從階梯邊上擦過,痛啊!我以為就跟以往一樣只是瘀青嘛,沒什麼大不了。但是把電腦放好以後,我突然感覺不太對勁,拖鞋裡濕濕黏黏的。啊──大拇指流血了啦!翻開左腳底一看,糟!血流很多ㄋㄟ,而且開始往下滴了…我呼喚老媽快找出紗布,然後衝到廁所先用衛生紙包裹並試圖止血。皮翻起來的範圍大概有一元硬幣那麼寬廣,比起痛我覺得自己被嚇到比較多,整個想嘲笑自己的愚蠢。最後恐怖的大姆指終於用紗布和透氣膠帶包好,下午還要去學校上課咧,想到路程我又頭痛了。

      在路上,紗布圈竟然想脫離大拇指而去,讓我在路上橋了好幾次。心中最壞的打算,就是到學校後,找保健中心的阿姨求救,還好這個慘況並沒有發生。總之,這個腳趾讓我過了哭笑不得的一天,這個受傷的過程說來都讓人覺得羞愧,我只能嘲笑一下自己的粗神經。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 晚上從小小離開以後,我騎著腳踏車很順的要尋一貫的路線回家,但因為買了雞蛋糕,結果被紅燈擋在中興街的紅燈前。這個紅燈要等很久,騎腳踏車的我最討厭走走停停,所以轉個彎循小巷往另個路線而去。騎車過程中,我熟練的構想路線,但是很久沒騎這一區的生疏,讓我錯估了該轉彎的巷口,只一下子路線就被拉長幾百公尺。我只好邊騎邊安慰自己,至少可以多消耗一點熱量。

      在自己居住的地方,走最熟悉的道路,用最熟練的方式移動,我看不見那些改變的細節。左轉、右轉…動作裡不需要感官只因為太過熟練。而旅人的眼睛則充滿緊張,在陌生的城市、街道巷弄裡有太多未知,他必須張大眼、專注的聆聽和注意,小心謹慎並且不辜負離鄉的各種成本。這小城太過熟悉,我對它沒辦法再用旅人的眼睛。在熟練和旅人的眼睛之間猶豫不定,這小城面貌多元,偶爾我真不知道該拿它如何是好?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圖書館裡的空氣沉靜,這是少人進入的樓層。開學後要用的講義太多,非得在開課前先印不可。上了研究所以後,才認真的學習整理資料。還好在眾人的幫助下,上學期似乎學得不錯,報告順利寫完,資料也整整齊齊,希望下學期可以維持一樣的水準。把目前找到的資料先影印、裝訂起來,這是博班學姐給我的忠告,可以先作的事就趕快先作吧,未來還有很多事情在等著我們去作呢。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 過年前和同學合購了新玩意兒─袖毯。其實就是薄毯子縫上兩個袖子,以方便手臂固定。新年假期太冷,我總是裹著袖毯再蓋上棉被,在被子不夠暖和的時候加強保暖,在被子夠暖的時候更添舒適。這一個新年,袖毯謝謝你啦!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 車票買的不好,所以必須早起搭車回台北。即使假期尚未結束,從花蓮開出的火車人潮依舊。我想起前年為了週休一遊卻訂位不成的窘,那時是依靠了其他人的關係才拿到兩張車票,旅途很開心也和旅伴大吵了一架。以旅人而非探親來到花蓮時,我覺得這個地方和記憶中完全不同,那些被親人視為日常而不屑帶我門一遊的小風景,看起來多麼新鮮,看著看著我突然覺得風景怎麼都看不膩,也動了離開北部移居的念頭。再過幾年,也許有點機會吧!從花蓮回台北的路上,我時睡時醒的想著。一下車,台北真他媽的令人發寒!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 吃下有問題的食物絕對會產生問題,這一個鐵律在新年再次被證實。(可是我不想當證明啊!!!)一早起來開始腸胃發油,好不容易回到台北的快樂心情被徹底粉碎。根據以往的經驗,如果油膩感持續超過半天,而且在刮痧、吃解膩食物後仍然無法停止,那麼就會上吐或下瀉、甚至同時發生。我躺在床上祈禱,拜託這毛病快點在吐或洩之後自癒,不然明天回外婆家的大好假期叫我要如何自處呢?下午我終於把肚子裡作怪的東西吐了乾淨,然後在稀飯、醬瓜的照料下回復了食慾,對明天開始的行程充滿期待。這一年總算有好事來臨!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0212
舉家回到父親的故鄉(我的他鄉),「新年」是一個以前太歡樂、現在太沉重的名詞。我們打掃這個荒蕪近年的古宅,苦中作樂的不要太過抱怨。大妹玩好神拖玩上了癮,一直叨念著神奇的好東西,於是我們偷偷潛入她拖地的房間,試圖拍下這難得的辛勤。結果她端起拖把追殺,一路跑出屋外,還不肯罷休,直到拖把沾上了我的外套,她才滿足的回身轉頭。還好拖把不髒!

0213
除夕一大清早,新年假期的低溫來襲,要離開被窩準備拜拜真是太痛苦了。還好供品裡的糖果餅乾夠吸引人,否則這早晨有甚麼值得我們爬起床呢?

0214
年夜飯年年相同不算痛苦,同樣的菜一再加熱上桌也不是最痛苦的事。但是為什麼?就是不願意把剩菜拿到冰箱去冰呢?眼睜睜看發黑的雞肉被夾到我的碗中,這新年怎麼這麼難熬啊?

lezh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